凯发唯一官方网站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最荒唐的王书金案庭审,王书金的狡猾之处为什么自认杀人是真凶吗

时间:2021-09-07 13:50 来源:网络整理 网络转载
6月25日,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诉人王书金强奸、故意杀人一案。这起案件因与聂树斌案有密切关系而备受关注,公众希望这次审理能够推动久拖未决的

导读:12月2日,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终于有了结果,法官认为该案证据不足宣告聂树斌无罪,20多年的冤假错案得到了昭雪,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嚎啕大哭,1995年,年仅21岁的聂树斌因涉嫌一起强奸杀人案而被执行死刑,2005年,一个名叫王书金的人却声称自己是该案的真凶,但检方却认为王书金无罪,各界也为还原聂树斌案的真相做努力,让我们一起看看最荒唐的王书金案庭审,王书金的狡猾之处为什么自认杀人是真凶吗。

6月25日,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诉人王书金强奸、故意杀人一案。这起案件因与聂树斌案有密切关系而备受关注,公众希望这次审理能够推动久拖未决的聂树斌案调查出现“峰回路转”。7月10日,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依法继续开庭审理王书金强奸、故意杀人上诉案。


这是本案进入二审诉讼程序以来的第三次开庭。庭审非常激烈,控辩双方对法庭发表了充分的意见,上诉人王书金当庭表示,自己如实供述了案发前后和当时的情况,并如实回答了控方和律师提出的问题,希望法庭能够客观公正地核实情况。控辩双方围绕证据回放阶段,PPT展示的勘查笔录、尸检报告、证人证言等证据,进行了质证,并发表了充分的意见。

检方认为,检察机关作为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,其职责是客观公正地全面审查案件,无论是被告人有罪、罪重的证据,还是无罪、罪轻的证据,都应当全面审查,并且达到确实、充分的程度。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事实,重证据,重调查研究,不轻信口供。庭审中,王书金上诉所提构成重大立功所涉及强奸的事实部分,因为涉及个人隐私,法庭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审理。

王书金案时隔6年再开庭 “一案两凶”引关注
1994年8月5日 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。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“8·5”专案组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,警方随即宣布破案。1995年4月27日 经历一审和二审后,未满21岁的聂树斌,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。

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逃犯王书金。其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、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,其中包括1994年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。但该案当年已告破,21岁的聂树斌被认定为该案凶手,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。至此,聂树斌案也被认为“一案两凶”。

2005年3月16日 河北省委政法委向媒体承诺,立即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、省公检法司机关参与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聂树斌一案,一个月内公布结果。但时至今日,依然没有任何结果。2007年4月 邯郸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。王书金以“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”为由,向河北省高院提起上诉。

2007年7月31日 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不公开审理了“王书金案”,但至今未判。2013年6月25日 王书金案二审在邯郸中院开庭审理。2013年7月10日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依法继续开庭审理王书金强奸、故意杀人上诉案。2013年9月,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,认定石家庄强奸杀人案、即聂树斌案并非王书金所为,王书金因另外三起强奸杀人获死刑。

2014年12月12日,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。王书金觉得自己多活了8年。多出的这8年,都和自己从未谋面的聂树斌有关。死刑犯王书金,理论上只要最高法核准死刑,就死期将至。但由于与之紧密相关的聂树斌案迟迟没有结果,“结局”何时到来,仍是未知。自2005年1月份被河南警方缉拿算起,这位公共视野中备受关注的死刑犯,已在高墙内度过了10年。

“聂树斌无罪!”注定会成为2016年12月2日这一天的大事记,冤案蒙尘终究平反昭雪,只是那位长眠于地下已21年零7个月零2天的年轻人,不会听到。宣判后,我们看到了聂树斌亲人的眼泪,法律界人士的奔走相告,媒体通过刷屏来致敬为真相做出的努力,正在召开的全国律协刑委会年会上,也为此响起长时间的掌声。

聂树斌案宣判从上午10点钟开始,10点半左右结束。直到下午两点,负责代理此案的李树亭律师接听重案组37号电话时,声音还是颤抖的。他表示,11月29日接到最高院的通知,12月1日下午,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和弟弟等几名家人与律师一起来到沈阳,住宿等事宜均是最高院安排好的。

在法庭上,当听到法官宣读“聂树斌无罪”几个字后,张焕枝嚎啕大哭,李树亭也落下了眼泪。宣判结束后,法官向张焕枝详细解释了关于国家赔偿的相关事宜,而就赔偿金额方面,李律师表示,自己代理聂树斌案被判无罪,瞬间的感觉是如释重负。李律师说,自己这次的使命已经完成,原本不再打算参与后续的代理:“我也想好好体会一下如释重负的感觉,不能总是紧绷着”。但是张焕枝坚持李律师继续参与代理案件,目前,他对此事还在考虑之中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